受害者抒發意見

蔡村和及所有使用人因租貸糾紛與
【台南市政府】

刻正訴訟中並
 竭力要求平反



懦弱會刺激挑釁;畏懼會消蝕意志。
無須畏懼政府官僚力量,
唯有勇敢據理力爭,
才能守住我們的身家,我們的權益,
更將是我孩子們的未來。


請 上
「FaceBook」置業事業有限公司 

● 0929-535-416
 

QR code

對於香港青年新政新當選兩位立法會議員游蕙禎及梁頌恆的宣誓行為,共產黨動用了「核彈打蚊」,將所謂港獨消滅於萌芽狀態。

昨天人大常委會通過對《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主要目的是將梁、游逐出議會,規定凡對誓詞內容增減,或不莊重、不真誠,均被視為拒絕宣誓,也不能再作宣誓,因此將失去議員資格。共產黨搞這一場反港獨釋法大戲,政治後果深遠,手法之惡劣,乃主權移交近20年以來最險惡的一場陽謀。 
2047年是《中英聯合聲明》50年不變的承諾限期,很多香港人以為這是另一大限,從來不會想到在當年鄧小平構思中,到時根本不需要一國兩制,而是一國一制。香港人曾一度天真地以為內地逐步民主化,達至中港一體。殊不知原來擬定好的劇本,是香港跟從內地那一制,換言之,主權移交20年後,一國將會一步步吞噬兩制,而最後實現的日子就是2047。其實在2014年人大為2017年普選訂下框架的決議及之前發表的國務院一國兩制實踐白皮書,已充分反映共產黨一國凌駕兩制,以我為主的思維。 

司法獨立壽終正寢
97至今人大常委會作出過5次釋法:99年推翻終審法院在居港權案中的判決;04年定下政改程序,政改「三部曲」變為「五部曲」;05年決定補選行政長官的任期;11年應終審法院的提請決定國家豁免權的適用範圍。今次第五次釋法,是最粗暴,最惡劣,也是最充斥政治陰謀的行動。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曾說:「任何情況下,人大都不應行使釋法權力,去推翻香港法院的判決……,雖然人大有權這樣做,但這會對香港的司法獨立帶來負面影響。」今次釋法其惡劣是在法庭未有任何裁決前,以人大釋法來架空香港法院,至此香港司法獨立壽終正寢,估計今後借反港獨之名,釋法會陸續有來,針對議員及社會團體言論,反正一國兩制這塊門面遮羞布已扯了下來。
共產黨在2047年前要收回一國兩制,可以憑藉甚至具正當性的理由,尤其是香港泛民有廣泛國際聯繫、背後又有支聯會,又支持內地維權運動。我認為「港獨」就是這場鬥爭的工具,只要港獨猖獗,分裂祖國行為滿街滿巷,那麼共產黨唯有迫於無奈,為維護國家領土完整,佔據了道德高地,逐步收回兩制空間。 

收回一國兩制空間
這場陽謀之詭詐,在於它是一箭雙鵰,一方面借年輕人不滿民主步伐緩慢,煽風點火,攻擊泛民30年一事無成,拆散泛民力量。大家只要看看梁、游二人在反人大釋法遊行當日,竟然仍死咬泛民,指責今天共產黨之所以能夠亂來,是因為泛民30年前支持民主回歸,開門揖盜的錯誤造成。
上月底香港法院重判一宗選舉舞弊案中間人入獄4年,首次揭開懷疑共產黨勢力背後出資支持本土、自決派組織派人到泛民選區參選,泛民近幾年兩面不是人處境,究竟是誰造成?大家心照不宣。
所謂港獨,只是口頭勇武,連稍具水平的政治主張及論述也欠奉,游蕙禎口中的「野貓式抗爭」,即是一盤散沙,加上欠缺國內外政治聯繫,根本難動搖中共在香港管治,過去4年借港獨激進派打擊泛民已經成功在望。今天將港獨又「循環再用」一次,用此收回一國兩制的空間。
中央有此盤算,梁振英自然樂見其成,唯恐港獨不夠聲勢,在施政報告開首就為「港獨毒草」《香港民族論》一書造勢,只要當前港獨鬥爭形勢尖銳,下任特首能承擔此大任的,就捨我其誰。一國兩制由起初鄧小平權宜之計,最終變成侷促權謀之局。